玄机王

去城隍廟,找尋老鄭州記憶

遇見鄭州河南日報2019-02-22 10:36:51

  

 

  中國人信仰的神靈中,城隍最特別。他不是特指某神仙,不同歷史時期不同地域的人們,所供城隍也不相同。

  城隍原型或是清廉官員,或是戰爭英雄。他們生前守護或造福一方百姓,逝后變成城市“守護神”。

  中國人信仰的神靈中,城隍最接地氣,充滿民間色彩和市井氣息。城隍文化,是源于民間、根植于民間的信仰文化。

  城隍,老百姓稱作城隍爺、城隍神。城隍之名,始見于《易經》“城復于隍”一詞。又據《禮記》記載:“水,隍也。墉,城也(城隍的原型叫水墉神),歲時天子蠟祭,其祀典與山川、社稷同,只設土壇,無神像與祠廟,城隍之稱始于此。”這是城隍廟雛形。

  三國時,吳國出現了第一座城隍廟——蕪湖城隍廟。兩晉南北朝,城隍“擴權”,從單純的城池保護,開始管人間的水旱疾疫,以及老百姓的生老病死、賞善罰惡等。唐代,城隍演變成為一個城市的行政長官兼當地陰間最高神。大文人張九齡、韓愈、杜牧、李商隱等都寫過“祭城隍文”,內容或祈雨或求晴,或求豐收或求祛災。張九齡寫道:“城隍是保,氓庶是依。”意思是城和城里的老百姓,都要依賴城隍神的保護。

  到了明朝,城隍地位陡然上升。朱元璋起自貧寒,深知百姓對神鬼敬畏。他特別尊崇城隍神。他統治時期,皇帝命令每個縣級以上城市必建城隍廟,全國建了1472座城隍廟,每個城市至少一座。

  朱元璋還大封天下城隍,詔告州、府、縣,建的城隍廟規格與當地官署正衙相同,連幾案都一樣。各地政府有了“陰”“陽”兩個衙門。他說:“朕立城隍神,使人知畏,人有所畏,則不敢妄為。”城隍成了封建統治者對人民實行思想統治的工具。

  城隍,是伴隨中國最早的城市化發展進程誕生的,他扎根民間,懲惡揚善,監察萬民,祛除災厄,無所不能。他也因此成為中國少有的“萬能神”。

  鄭州城隍廟,位于老鄭州最繁華的地段,它屬于民間,扎根市井。它的身上,濃縮的歷史與涌動的文化相融,歷史的縱深幽遠與現實的活色生香交織。

  ◎最地道的鄭州記憶

  鄭州城隍廟位于鄭州老城區,它的周邊,有距今約3600年的商城遺址,有彰顯文化風骨的鄭州文廟,有遍布美食小吃的老街,還有這個“火車拉來的城市”中罕見的老建筑、老巷子等。對于老鄭州人而言,這兒,有最地道、最迷人的鄭州記憶、鄭州味道。

  鄭州城隍廟,1963年被評定為河南省文物保護單位。2013年,升級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2019年2月12日,大年初八。飄著小雪,早晨8點我抵達鄭州城隍廟。廟門未開,門外已有一群老太太候著了,都是老香客,等著給城隍爺燒這天的第一炷香。

  鄭州城隍廟坐北面南,占地近4000平方米,面積不大。中軸線上的主建筑群包括山門、儀門、戲樓、大殿、拜殿、寢殿、東西廊廡等。主建筑群紅墻綠瓦,雕梁畫棟。廟內遍布磚雕、木雕、彩塑、壁畫等。

  踏上扇形青石踏垛,迎面是高大的山門,面闊三間,懸山式建筑,簡素古樸。進山門有個小廣場,廣場后是儀門。過儀門向北走,是戲樓后身。從戲樓旁邊轉過去,才是戲樓正面。

  戲樓坐南朝北,歇山頂,高12米,主樓居中,左右兩側配以歇山式邊樓,上下錯落,翼角重疊,主樓前后有抱廈,前抱廈用兩根石柱支撐,石柱上鐫刻著清雍正年間的楹聯:“傳出幽明報應彰天道,演來生死輪回醒世人。”

  戲樓全樓19條屋脊縱橫斜插,屋頂覆蓋藍綠色琉璃瓦。主樓檐下施三踩斗拱,四角飛檐懸風鈴。整座建筑造型精巧別致,充分體現了中原古代建筑藝術的風格。

  戲樓對面,相距26米左右,就是城隍廟的主體建筑大殿,大殿坐北朝南,面闊三間,進深三間,單檐歇山頂,四角飛檐挑起,屋面覆蓋綠色琉璃瓦,9條屋脊上是黃綠花式琉璃,令大殿更顯瑰麗典雅。

  “戲樓和大殿相對,是因為廟里唱戲娛神。自明朝數百年來,人們一年幾次給城隍爺唱大戲。戲樓響亮的鑼鼓,周邊幾條街都能聽見。娛神也是娛民,老百姓掂著小板凳,在戲臺前擠滿一院子。”鄭州市商城遺址保護管理處主任馬玉鵬說。

  大殿前,有一棵200多歲的大榆樹,葉已落盡,放肆伸展的枝柯依舊覆蓋半個庭院。老榆樹上掛著成串小紅燈籠,年味十足。

  大殿前設長方形香爐,香客絡繹不絕。為防空氣污染,廟內禁燒高香,香客所燃,都是纖細小香,但香客的虔敬并未減少。

  大殿內,供奉著城隍神像,他是漢代大將紀信,為救劉邦壯烈犧牲。

  紀信,甘肅天水人。漢高祖三年(公元前204年),項羽把劉邦包圍在滎陽,眼瞅著劉邦要被俘虜。紀信請命,扮作劉邦,騎馬出東門,掩護劉邦從西門逃出。紀信被項羽抓到燒死。紀信墓至今猶存,在鄭州西北20余公里處的紀公廟村。

  紀信受到后世人們敬仰,成了包括鄭州在內的多個地方的城隍爺。

  自大殿再向北走,就是拜殿和寢殿了。拜殿面闊五間,卷棚頂。寢殿面闊五間,進深三間,懸山式建筑。

  寢殿內的塑像,是睡著的城隍爺爺,以及坐在床邊上的城隍奶奶。

  “據縣志記載,鄭州城隍廟始建于明初,但廟內柱礎更老,年代早至元代,也就是說建城隍廟前,此地就有建筑群,用途不詳。明洪武之后,此地建為城隍廟,歷朝歷代有修繕,廟中存留了十幾通修繕碑。”馬玉鵬說。

  城隍廟盤桓一日,走時,那雪,正下得緊。雪,給鄭州加了一層厚厚的濾鏡,紅墻碧瓦的城隍廟雪景,驚艷!

  ◎有城隍廟的地方

  古代城隍廟,是城市“標配”,它大都建在市區繁華區域,占盡地利之便。

  城隍廟會,匯總了貿易往來、商業娛樂、宗教香火等因素,形成最早期的“文化商業”模式。城隍廟,不僅是香煙繚繞的“宗教地標”,更成為中國古代城市“文化商業”領頭羊,甚至變成城市“商業中心”。古代中國,有城隍廟的地方就是城市中心。

  鄭州城隍廟會分大型和小型兩種,小型廟會指每月初一、十五香客進香,大型廟會是春節廟會和城隍誕辰(農歷三月十八)廟會。

  鄭州城隍廟會日,熱鬧的大戲,繁華的集市,綿延的香火,呈現出平凡生活最好的樣子。城隍廟內外,也成為展示鄭州經濟、文化、藝術全方位特色的大舞臺。

  從2003年到2014年,鄭州城隍廟打出“品民俗文化、逛傳統廟會”的口號,連續多年舉辦春節廟會,成為鄭州傳統文化新亮點。“城隍廟春節廟會自2015年停辦至今,因為城隍廟地方太小,人太多,安全成問題。待城隍廟面積擴大后,春節廟會也會重新恢復。”馬玉鵬坦言。

  宋秀蘭,鄭州市商城遺址保護管理處原主任,鄭州城隍廟春節廟會的發起者和組織者。“2003年2月,我們成功舉辦了首屆鄭州城隍廟民俗文化旅游節,開幕當日,有三個來自臺灣和東南亞的旅游團參觀。2004年春節廟會和城隍誕辰廟會期間,我們舉辦了第二屆鄭州城隍廟會民俗文化旅游節,吸引了來自海外的20多個旅游團近2000人到城隍廟參觀游玩。短短12天廟會期,數萬名海內外游人光臨城隍廟。”宋秀蘭回憶說。之后數屆,城隍廟會盛況不減,實現了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雙豐收,為進一步探索文物與旅游產業的共贏發展,積累了有益經驗。

  城隍廟春節廟會,有旱船、高蹺、舞獅、變臉、魔術、猴戲、皮影戲、葉縣霸王鞭、太康雜耍等。廟會上還有賣烙畫的、捏泥人的、剪紙的、吹糖人的,等等。城隍廟會,成為非遺和民間藝術“活態傳承”的平臺。

  城隍廟戲樓上演的廟會戲,多為香客所捐。老戲樓沒少來豫劇曲劇越調二夾弦的名角,《圖文老鄭州——老廟會》一書記載:“曾在戲樓上演出過的有豫劇名角李京娥、姚淑芳、馬金鳳,曲劇名角李金波、賈志國等。”

  “連續多年的城隍廟會,培養了一批民間藝人,‘泥人趙’趙恩民,通過廟會打響了名頭,現在已是中國工藝美術大師。剪紙藝人連德林,也在城隍廟會上成名。”馬玉鵬說。

  古代中國,城隍廟依靠強大的宗教文化輻射力和影響力,形成了多個城隍廟商圈。比如上海城隍廟、開封城隍廟等,一時繁華無二。在過去,城隍廟是闔城士庶追尋快樂之地,在當下,多地城隍商圈,依然保持舊日熱鬧。以上海城隍廟為例,它依然是上海人氣最旺的旅游商圈之一。

  “鄭州是中國八大古都之一,但3600年厚重歷史,東西都深埋于地下,地面上像鄭州城隍廟這樣的完整古建群極少。鄭州人招待外地朋友,連個逛的地方都找不著。”馬玉鵬說,“我們目前正加快商都歷史文化片區的建設,這個片區,包括城隍廟、文廟、商城遺址,還有已開工建設的鄭州商都博物館和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建成后,它將成為鄭州的歷史文化街區,成為鄭州市的名片。”

  ◎最接地氣的神靈

  各地城隍實有其人,來自人間,老百姓熟悉親切。他“干的活兒”又和老百姓息息相關,民間信仰中,他作為神的神圣性、神秘性,逐漸被人間化、生活化。他逐漸成為民情百態的縮影。

  作為“最接地氣”的神靈,城隍成為清代小說筆記中的重要題材。蒲松齡寫的《考城隍》和《胭脂》,有城隍故事。袁牧《子不語》中也有。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中,記載了多篇城隍故事。

  全國各地城隍,皆是楷模人物。如鄭州城隍紀信,忠孝節義,他對后世百姓的道德塑造,有潛移默化的影響。

  城隍掌管人間善惡,人們在陽間做了善事惡事,到城隍那兒,“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鄭州市志》記載:“舊時城隍廟會期間,常有兒女媳婦用竹篾或秫秸稈扎成三角的枷,套在脖子上,到廟里給城隍燒香磕頭,為老父老母公公婆婆免災行孝。”

  城隍廟為信眾提供了公共信仰場所,信眾來此燒香磕頭,通過對城隍的訴說祈求,獲取精神上的釋放與品行的提升。城隍廟內的戲曲演出,既娛神也娛人,借助于戲曲的方式,對世人也有警示和規勸。城隍廟,就是個特殊的教育場所。

  鄭州城隍廟大殿東側,環繞小樹設了鐵框架,香客祈愿的紅布條密密麻麻綁在鐵框架上,把一棵樹圍成了一個紅彤彤圓鼓鼓的大燈籠。走近細看祈愿條,求出行平安求疾病痊愈求升遷求發財求婚姻求生兒育女求中考高考各種考通過的,無所不求,城隍爺果真是“萬能神”。

  “民眾思想觀念生成的神靈體系當中,有一類專門保護人的生命財產安全的神靈,即保護神,來自城市的、鄉村的、家庭的保護神,分別是城隍神、土地神、灶神,這是民間信仰中常見的神靈體系。道教將城隍納入神靈體系之中,稱城隍是‘剪惡除兇、護國安邦’之神。城隍擔負著守護整個城市安全的職責,隨著城隍信仰的興盛和普及,神職和靈力的擴大,城隍神成了萬能之神。”胡清娟撰文稱。

  鄭州城隍廟,除了萬能的城隍外,還供奉了文武財神、醫神華佗以及六十星宿神,不同年齡者,都能找到對應的神明祈福。

  祈福迎祥,方法多樣。鄭州城隍廟內有一通珍貴碑刻,是明初鄭州同知張大猷草書石碑《福贊》。碑高1.88米、寬0.83米,一個“福”字占據全碑,筆跡蒼勁挺拔。過往游客,多在碑前佇立凝望,對“福”的渴求,一望可知。

  鄭士有、劉巧林在《護城興市——城隍信仰的人類學考察》中稱:“縱觀城市的發展,任何一座城市都是在獨特文化背景中逐步聚合而成的,并逐步形成自己特殊的城市氣質和風貌。包括有形的文化,如街道布局、房屋建筑風格等。以及無形的文化,如人們的生活習俗、民間信仰、價值觀念、審美取向、城市精神面貌等。”

  鄭州城隍廟的積極保護,民眾對城隍信仰中積極正面因素的充分釋放,以及城隍廟會與民俗文化的建構等,為鄭州精神風貌涂上濃重的一筆,形成古老城市與傳統文化的完美結合,形成城市特有的文化現象。

玄机王 北京28官网开奖直播 多彩腾讯30秒走势图 十大最污的app 哪里有幸运飞艇走势图 天美棋牌新版 飞艇PK计划 MG电子游戏技巧分享 什么叫混合动力 11选五任中奖牛人 2005年3d开奖号码全部